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福大人物

福大人物:

【志愿者风采】吴方熠:承担一份责任,做了就是公益

发布日期: 2014-12-11    作者: 学生记者 陈梅 曹蕾    阅读:

在贵州支教时,吴方熠与一名小女孩快乐玩耍

 

每年的12月5日国际志愿者日,福州大学青春广场都会出现一支修车队,为广大同学义务修车。这其中,就有来自机械学院2012级学生吴方熠。

吴方熠,前机械学院的青年志愿者协会会长。截至目前,吴方熠的志愿服务时长已达224小时。他不仅热爱公益,积极投身于志愿服务事业,而且对于公益事业也有着自己深刻的认识。采访中,难忘贵州支教经历、在校内从事志愿服务的点点滴滴都慢慢地从他的口中浮现出来……

 

难忘的贵州支教

 

住在位于教室上方的简陋办公室,白天给孩子上课,晚上积极备课,这就是今年暑期吴方熠在贵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黎平县龙额乡上地坪小学支教时的生活状态。

农村出生的他,深知教育环境、教育资源会对一个人产生多大的影响,这也是促使他选择去支教的主要原因。“那些孩子,大多数是留守儿童,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自尊心很强且异常敏感。因此,尽管有时候我们会私底下聊哪个孩子比较可爱,但是绝不会也不敢表现出来。”

当时有个小女孩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她叫石红云,家里只有奶奶、哥哥和她3个人。哥哥总爱欺负她,同学们也不太喜欢她,导致她的性格有些胆怯,不爱也不太敢参加集体活动,即使参加后也不能正确对待游戏的结果。

“有一次做游戏的时候她第一个被淘汰,或许是觉得尴尬,当场便嚎啕大哭,从此再也不参加类似的活动。”吴方熠和其他志愿者发现她这一性格特点后,总是想方设法的鼓励她,也会在班级活动中表扬她,让她觉得自己是被大家认可的,希望她能够慢慢有所改变。

但是,五个星期太短,石红云的性格方面虽有突破,还是没有实质性转变。“要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实在太难。而五个星期太短,我们能做的又太少太少。”吴方熠无奈地说道。

而且吴方熠还发现,有一种支教不仅无益而且有害。“听村民说,在那里有一些台湾的夏令营活动,只有几天的时间,还要求村民穿侗族服装、放鞭炮隆重地迎接他们,那些人完全是以体验生活为目的,那种方式的短期支教不是在提供帮助,反而是造成一种伤害。”

这些情况让他不断反思,什么样的支教才是有意义的。在和当地的一些公益组织和人士交流之后,他得出自己的结论:“支教是有必要的,但是不支持只有几天的形式主义的短期支教,中长期是完全提倡的。”在吴方熠眼里,所谓公益,就是“承担一份责任,做了就是一种公益”。

 

义务修车  一坚持就是3年

 

义务修车活动作为机械学院青协的常规活动之一,每年都会在“12·5”国际志愿者日和雷锋月举办,每次都有近百人参与到修车的队伍。在这庞大的队伍中,已经有10次出现吴方熠的身影,经过他修理的车,也将近有100辆了。“虽然我现在已经不是青协的会长了,但还是会继续参加。”吴方熠说道。

义务修车,辛苦是肯定的。他提到,很多时候,原定计划可能是三点钟结束活动,但由于修车的人太多,往往要拖到五六点才会结束。“其中修自行车踏板的中轴是最辛苦的,大概要蹲着修二十到三十分钟。有时候会有同学觉得心里过不去会给我们送水喝。”他记得有一次,一个女生来修车,因为车的问题比较多,修车人员一直蹲着修了半个多小时,那个女生也一直在旁边等着看着直到修好。她骑着修好的车走了之后,不一会儿又回来了,原来她特地给队员们送来了一袋橘子。 “当时真的觉得很感动。” 吴方熠说道

“有些时候,也会碰到一些同学总觉得自己的车有毛病,但是无论我们怎么检查甚至去试骑一圈都发现车没有什么问题。但是,那些同学坚持说自己的车有问题,就是骑着不舒服,无论我们怎么解释也没有用。”无奈之下,当时还是青协会长的吴方熠灵机一动,就让部员假装发现了车的问题,然后装模作样去修整一下,比如拧一下螺丝什么的。结果那些同学就会很满意地离开。“其实,他们只是心理作用,只要消除这种想法就可以了。我们毕竟是在做志愿活动嘛,总不能正面起冲突。”吴方熠说起这些,笑得很开心。

 

开拓青协志愿服务范围

 

“我当上青协会长的时候,压力是比较大的,毕竟我的前会长带领我们团队获得了两个省级志愿者奖项。”吴方熠坦言,“所以,6月份换届之后,在暑假我就选出副部,一起制定部门一年的发展计划。除了常规的活动,我更希望有所突破,拓展志愿活动的范围。”

在吴方熠当上会长之前,机械学院青协的志愿活动主要是义务修车和支教活动,范围比较小。“纳新的时候,很多人都说到想要接触和帮助到更多的人,也有一些提到更喜欢和孩子相处,加上刚好在微博上关注到了隐慧园福利院。于是,当时我们就着手去联系隐慧园福利院,第一次是几个副部一起骑车,直接到目的地去找,但是由于没有预约,被‘赶’了出来。”吴方熠笑着说,“通过不断联系沟通终于成功合作,现在去福利院已经成为青协常态化的活动之一,每周四我们的部员都会去福利院,陪那些孩子一起做游戏,或者教一些基础的英语等。”

“不过,我第一次去福利院的时候,虽然说心理上有准备,但还是有点儿震撼。”吴方熠觉得,看到福利院里面的小孩,每一个都有着生理上或心理上的残疾,对比他们自己更应该学会珍惜。“志愿者活动从来不局限于范围和形式,只希望大家可以主动积极的去参加一些活动,尽力而为就好。”

谈到以后的打算,吴方熠表示,近期可能不会直接参与到志愿者活动中,但是会间接地参与。“像最近的活动‘暖冬计划’,我们收集了福大、医科大、中医药、江夏和闽江等5所高校的军训服装,卖了之后买了8000多元钱的过冬衣服手套等物品,已经寄往了贵州、广西等地的小学。”他提到,等到毕业之后工作稳定下来,便会直接加入社会公益团队,继续自己的公益事业。(学生记者  陈梅   曹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