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福大人物

福大人物:

秦鲁滨: “我只是希望她能陪我们再久一点”——访福大九旬抗战老兵赵福群及其七旬孝子秦鲁滨

发布日期: 2015-11-12    作者: 学生记者 陈洪木 周婧雯    阅读:

秦鲁滨和他的母亲赵福群

 

西禅寺旁,古树清阴,在路的尽头枝桠交错,映出满天明绿的繁叶。我们拐进一条小路,老式的住宅楼,没有配备电梯,楼梯幽暗又狭长,有一位母亲,每天都被儿子搀扶着上下六楼。“老人家腿脚不稳,平时走路或下楼的时候,我都会紧紧牵住她。”秦鲁滨说这话的时候像是使了很大的劲,腰板挺得笔直,很是坚定!“老人家摔倒的时候不会像年轻人一样做出保护自己的姿态,我一直抓住她的话也会安心一点。”当说到母亲的时候,已经68岁的秦鲁滨就像是个精力充沛的年轻人。

秦鲁滨原来是福大的老师,现已退休八年。他的母亲赵福群女士是90岁高龄的抗战老兵,但仍然精神矍铄。这得益于这么多年不间断的锻炼。据了解,老人每天都会被儿子牵着到楼下锻炼,周围的邻居都称道老人有一个这么孝顺的孩子,实在是有福气。

赵福群老人面色红润,端坐在沙发上,带着军人特有的精气神,和我们慢慢讲述年轻时候的往事。1945年,年仅20岁的赵福群选择参加新四军。到1947年“南征北战”时,赵福群所在部队要从苏北撤兵到山东,她当时已经十月怀胎。生下秦鲁滨的那天,也有一位同行的母亲生下一个女儿,“国民党的追兵就在十二里外,千万不能被发现啊!”当时那个小女孩啼哭不止,为了大部队不被追兵发现,那位英雄母亲含泪用胸口闷死了刚来到人世的女儿。而不哭不闹的秦鲁滨却在那样的环境中幸存下来。战争中出生,战争中活下,特殊的人生际遇让秦鲁滨更加珍惜生命中的一切。“1988年她从福大离休异地安置到南京,我一想她就给她写信,她的回信我一封都没舍得扔,全都收集在一起。”秦鲁滨捧出一大袋几百封溢满思念的信件,看着那些信往事似乎历历在目。“2009 年父亲去世,留下母亲一个人在南京干休所,她很孤独,我就把她接过来了。母亲当时心脏也不好,血糖有 17(毫摩尔/升)那么高!嘴唇都是紫的!”说起六年前母亲的情况,已经满头白发的秦鲁滨还记得清清楚楚。秦鲁滨说话时眉头紧锁,让人觉得仿佛心还是悬着的。据了解,空腹全血血糖为3.9~6.1毫摩尔才是正常范畴。

刚回到福州的那段日子,赵福群的身体实在是不好,糖尿病、冠心病缠身,连平地起身都尚显艰难,更别提爬楼梯了,“她走路就像踩在棉花上,腿没有力气”。在这样的状况下,秦鲁滨一家子尽心尽力,从锻炼与饮食入手——每天早上六点到近八点,母子俩一定在楼下散步。

然而散步刚开始时并没有设想的那样顺利,由于老母亲身体极度虚弱,患有便秘常不能自理。秦鲁滨为此特地规划路线,考察路上的各个厕所,以备不时只需。尽管麻烦不断,但秦鲁滨仍不厌其烦,日复一日,从不间断。在采访当天福州下着小雨,母子二人也在坚持,“再撑一把伞而已,不过麻烦了一点点!”秦老师的妻子冯良叶女士更是每日准备五谷杂粮,把从 《养生堂》学到的养生常识活学活用,“算是‘内外兼修’吧。”

虽然照顾的尽心尽力,但还是会有意外发生。2013年赵福群老人不小心从椅子上直接坐下去,结果导致骨折。秦鲁滨用手比划着三四十公分的高度,语气突然加重,“医生说这是‘最后一次骨折’了,照经验一年六个月后就容易……”秦老师没有说下去,但我们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在福州住院的那些日子里,秦老师日夜守在母亲身边,片刻不离。

“我要是没有这个儿子,我早就……”听着儿子说着过去的一件件事,赵福群老人突然就有些哽咽,“当初在战争环境下是我抱着他护着他,现在我老了,变成是他抱着我护着我。”秦鲁滨望着老母亲红着的眼睛只回了一句,“我照顾你,还不是应该的呀!”

在秦鲁滨的照料下,赵福群身体的各项指标渐至趋于正常,心脏功能也逐步恢复。“最近的一次血糖是7(毫摩尔/升),糖尿病的症状都消失了,脸色也好了很多。”说话时,秦老师望着好好坐在对面的赵福群老人,脸色轻松许多。“有人或许会选择请护工照顾家里的老人,但是护工的尽心和我们的尽心不一样,我不放心啊。”当被问到六年下来是否会感到累时,秦鲁滨这样回答。特别是在赵福群老人2013年摔倒之后,秦老师变得更加小心翼翼,“我的心永远是吊着的,我必须要每时每刻看着她。”

今年九三大阅兵,一家人一起把阅兵视频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老兵是活着的历史”,赵福群老人也是“福大老人”。1955年,国民党军轰炸福州。1960年的时候,作为空军的直系部队,赵福群老人随丈夫调往福州,出任福州大学物理无线电系分管教工的总支副书记,而那一年福州大学才刚刚创建两年。巧合的是,秦鲁滨后来也是从福州大学的无线电系毕业,在北京的高能物理研究所工作五年后回到福州大学工作。

母亲赵福群参与福大老校区的创建,秦鲁滨则是第一批到旗山新校区工作的老师。秦老师的妻子冯良叶女士也是福大的退休干部,他们的儿子2000年也在福大的计算机系毕业。一家人都与福大结缘。

当提到前几天是福州大学建校 57 周年校庆时,冯良叶女士感慨了一句:“好多人都不在了!”秦鲁滨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说了一句:“我只希望她能陪我们再久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