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媒体福大

媒体福大:

新华网(2017-01-05):苏文菁:中国海洋族群是人类文明重要推动力量

发布日期: 2017-01-04    作者: 本站编辑    阅读:

新华网福州1月5日电(蒋巧玲 通讯员 何鹏)“中国海洋族群拥有开拓创新、勇于追梦的精神特质,他们是推动人类文明不断发展的一股重要力量。”新华网福建频道“微讲坛”《海上看中国》系列近日继续开讲。福州大学苏文菁教授在讲坛中为我们生动还原了中国东南沿海海洋族群在海外波澜壮阔的奋斗史,及其对人类文明发展的重要贡献。

本期“微讲坛”题为《中国人在南洋的“经济特区”》,长期研究中国海洋族群文化的福州大学苏文菁教授,在讲坛中为我们揭秘了一个海外移民家族——邱公司、一个创立于1776年的“经济特区”——兰芳公司以及马来西亚的两个地方——“新福州”诗巫与“小福州”实兆远等鲜为人知的历史。

“邱公司”——龙海“香火”传马来西亚槟城

“邱公司”位于槟城文化遗产中心区,占地21000平方米,是槟城最大的华人宗祠、最富有艺术价值的建筑群,也是世界上现存的、最能代表20世纪初期中国南方传统建筑的一个艺术群体。从1836年动议、1853年动工到1898年竣工,历经了半个多世纪,除了建筑材料是从福建运来的外,里头的所有雕刻,无论是砖雕还是木雕,也都出自中国当时的建筑名家,称得上美轮美奂、富丽堂皇。

“邱公司”的祖先来自福建龙海。这些邱氏族人虽然到了海外,却认为应该把家乡的很多东西照搬过去。例如每年端午节,按照原乡习俗,就得为中国东南沿海人民信仰的海神“大使爷”举行巡城和祭奠活动。1835年的端午节,他们开始动议建立一个邱姓族人的集体聚会场所、并当场筹集基金520元。之后把这520元作为本金运筹生意,在积额日丰时以“大使爷”的名义购置了当地一处旧建筑并把它改造成适合于做宗祠的宅院。建筑完成之后,再从原乡——福建龙海把“大使爷”的香火引到了槟城。

苏文菁教授认为,从邱氏族人合伙建“邱公司”的过程中可以看出,所谓“公司”,其实就是中国东南沿海海洋族群原有的一种民间组织,它的基本蕴意就是“共同的事业”和“共同的承担”。其后200多年,“邱公司”一直保持着自己的文化特色,除了祭神、百祖外,实际上还承担着不少华人社会的组织功能。包括回原乡做公益,在槟城建华文学校、设奖学金、办墓园、协作族人理财等。可以说,这是邱氏族人在南洋建立的互助社团,是邱氏族人“家国同构”思想生动的表现。

“兰芳公司”——中国人在南洋的“经济特区”

“兰芳公司是中国东南沿海海洋族群到了海外,与当地人民以及欧洲海洋族群不断交流、碰撞以后产生的创举。”

根据记载,兰芳公司创立于1776年。其时,中国海商普遍面临三重危险:一是由“海禁”政策带来的官军的围剿和追杀,二是来自欧洲各国有政府为背景的商业集团的威胁,三是来自同族其他海商的竞争。在此背景之下,那些到了南洋的中国海商就必须抱团谋求发展,才能够避免整体覆灭的危险。

1772年,已经35岁的罗芳伯跟100多名同乡来到了马来西亚西婆罗洲。当时的西婆罗洲人口非常稀少,荷兰人的势力尚未进入。由于发现金矿, 当地土著部落纷纷到中国南海区域招徕矿工。在罗芳伯到来之前,那里已经有很多中国人了。他们按照地缘或族亲关系组成二、三十个的小“公司”,就像前面所介绍的邱公司那样。这些“公司”在内部相互照应和帮助,但“公司”与“公司”之间却是相互提防、恶性竞争,对海外华人的整体利益造成损害。

值得庆幸的是,在家乡受过一定教育、“断文识字”的罗芳伯很快就发现了这种情况,并开始用自己的方式对这些小公司进行整合,5年之后,成立了整合华人力量的兰芳公司。

到1885年被荷兰人强行解散为止,兰芳公司在历史上存在了110年。相对于其他团体,它一直非常独立,有自己的法律和军队,领导人也是通过选举诞生的。所以,以今天的眼光来看,它更像是一个“经济特区”。

诗巫与实兆远——南洋的“新福州”与“小福州”

1899年,几乎与兰芳公司被解散的同时,维新变法参与者、福州人黄乃裳举家到了新加坡,并实地考察了马来亚、苏门答腊、荷属东印度群岛等地。在这个过程中,他慢慢产生了一个想法:为什么不把乡亲们带到这个远离清廷专制统治的地方、建设属于自己的幸福家园呢?

带着这一想法,1900年5月下旬,黄乃裳以港主的身份与当时砂拉越的殖民统治者订立了后来被孙中山誉为“中国对外签订的第一个平等条约”的《恳约》,确定在新珠山(即今日诗巫郊区)设立垦区。之后,黄乃裳回到福州招募了1118个乡亲,分三批经海路到达诗巫,诗巫由此有了“新福州”之名。

至今,诗巫华人仍占到人口总数的80%,其中的80%祖籍为福州。他们讲福州话、看福州戏、听福州评话和伬唱,过福州传统民间节日,婚丧喜庆、饮食、服饰等生活习惯、宗教信仰,也一如福州故土。

无独有偶。在马来西亚霹雳州,还有一个名为“小福州”的小镇――实兆远,这里也是讲福州话的华人居多,实兆远实际上就是福州话“实在远”。1903年,来自福州古田的363位垦殖移民在这里登陆,其中包括72名妇女及、55名小童。由此,掀开了当地的开垦史,并使这里成为重要的养殖业基地,今天也仍然是马来西亚鸡与淡水鱼虾重要产地之一。

“海洋基因”与今日全球化下的文化姿态

“很多人对漂洋过海到北美洲的英国清教徒、美国开拓者充满敬意。事实上,与他们比起来,中国海洋族群一点也不逊色。有史以来,中国海洋族群就不断进行着在海外建立理想社会的尝试,这一点从柏杨先生所著的《中国人史纲》中可以看到,从以上所述可以看到。”

苏文菁教授指出,“在中国文化里,中国海洋族群一直都是追求理想、敢于创造的代表,即使是明代开始的‘海禁’也没能阻止他们的脚步。正是这种精神特质,方使他们成为孙中山所言的‘革命之母’。今天,在全球化到来的时代,重温这些历史,重访这些人物,我们就能明白应该以一种怎样的文化姿态却面对各种机遇与挑战。”

 

新华网:http://www.fj.xinhuanet.com/yuanchuang/2017-01/05/c_1120249477.htm?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