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媒体福大

媒体福大:

中国网、光明网(2017-08-30):著名画家陈文灿作品欣赏

发布日期: 2017-08-30    作者: 本站编辑    阅读:

陈文灿教授,1944年生于福建莆田,1965年毕业于厦门工艺美术学院。分配省直机关、福建省政府工作1974---2004年连任:福建工艺美术学校副校长、校长、党委书记、法人代表

福州大学工艺美术学院常务副院长、党委书记、法人代表

《艺术生活》杂志主编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一届《漆画艺委会》秘书长

第二届《漆画艺委会》副主任

第九届、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美协分区评委

中国工业设计学会会员

室内设计工程委员

《妙笔抒意气 玉壶存冰心——陈文灿与他的艺术历程》

(文/中国国家画院刘童博士)

在庄严神圣的人民大会堂,福建厅有着极高的出镜率,因为这里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举行重大活动和会见贵宾的重要场所。福建厅以大型漆壁画《武夷之春》作为主要背景装饰,画作以写实的造型方法、丰富的色彩运用和宏大的整体叙事方式描绘了武夷山雄伟壮观的大王峰、矫美秀丽的玉女峰等自然风光,气势磅礴、意境高远,充分展现了中国漆画艺术独特的艺术魅力。其主要创作者,正是当代著名漆画家、国画家、美术教育及活动家陈文灿先生。

《日月潭》2001年陈文灿创作北京人大会堂台湾厅漆壁画 8.5米×4.85米=41.23平方米

中国漆画是一门具有浓厚东方色彩和强烈时代气息的新型艺术,广义来看,其源头无疑是有着近7000年历史的传统漆艺。20世纪下半叶以来,在中国美术现代化演进这一大潮的持续影响下,以沈福文、李芝卿、雷圭元等老一辈工艺美术家的成就为依托,大批漆画艺术家从创作观念和创作方法上都开始逐渐迈出“髹饰”的传统范畴,呈现出向现代绘画领域转型的趋势,中国现代漆画正是在这一趋势中产生和发展。1984年,漆画被纳入第六届全国美展,从中国美协《漆画艺委会》成立再到新世纪的几次全国性漆画展,二十余年来,脱胎于传统漆艺的当代漆画一直在探索中寻求更深远的发展,不仅在题材和内容上得以丰富和拓展,同时对漆画艺术语言本身的探究也趋于深入和多样。

福建自古就是漆艺中心之一,深厚的古代漆文化积淀、开放的现代艺术视野、优秀的艺术家群体资源,又使这里成为中国当代漆画发展的重镇。谈及福建漆画艺术所取得的成就,及其对中国当代漆画创作的重要影响,就不得不首先谈起这个漆画重镇的重中之重——福州大学工艺美术学院(原福建工艺美术学校)。

1973年,陈文灿先生受福建省政府委派复办福建工艺美术学校,自此在鼓浪屿上一干就是30年。在他的带领下,通过改善教学条件、培养师资力量、狠抓教学质量、提高科研水平,福建工艺美术学校一步步发展出大专、本科和硕士点,直至成为今天全国知名的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

《锦绣八闽》1994年陈文灿先生创作北京人大会堂福建厅侧壁寿山石壁画11.32米×4.1米=46.41平方米

立足于福建漆艺的传统优势,陈文灿先生充分整合学术资源,以福建工艺美术学校为基础构建了集漆画创作、研究、教学为一体的发展平台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正因为如此,该校的漆画创作才能在历届美展中取得优异的成绩,福建工艺美术学校也成为

国内漆画创作、研究的前沿单位。另一方面,陈文灿先生始终将视野放在中国漆画事业全面发展上,作为中国美术家协会《漆画艺委会》成立的重要参与者和推动者,陈文灿先生先后担任了第一届漆画艺委会秘书长和第二届漆画艺委会副主任的职务。他充分发挥福建工艺美术学校的优势资源,积极开展与全国各地的美术院校之间的学术交流,《漆画艺委会》在中国美协、厦门市政府支持下举办5届全国漆画高研班,两年举办一次全国漆画展,不仅培养了大批优秀的漆画艺术家和教育工作者,也推动了当代漆画艺术的国内、国际影响力。在中国当代漆画从形成、发展,

《新韵》2003年陈文灿先生创作香港特首董建华办公室漆壁画 3米×5米=15平方米

进而成为中国当代美术的独立画种,这一历史进程中,陈文灿教授起了重要推手作用!

在漆画创作与研究方面,陈文灿先生有着丰硕的成果:1987年、1994年,福建工艺美术学校/为北京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和台湾厅创作巨型漆壁画的任务。他全身心投入创作,并带领漆画师生冒着酷暑、夜以继日地制作施工:《武夷之春》、《双潭映月》和寿山石雕壁画《锦绣八闽》,以独到的艺术语言和高超的制作手法描绘了福建与台湾的自然风光,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评价。

还有:福建省政府接待厅的《榕树》、厦门市外贸大厦的《碧海丝桥》、厦门宾馆接待厅的《鼓浪洞天》、香港特首办公室的《新韵》、澳门特首办公室的《群鹰图》等等。

从这些作品中,我们不难发现陈文灿先生率领漆画团队在当代审美创作语言、漆画工艺、技法创新所付出的努力。以1987《武夷之春》为例:该作品属大型漆壁画,众所周知,传统漆画和早期现代漆画多属小型装饰性工艺美术品,而该作品30.1平方米。要使漆画的尺幅变大,从装饰小品走向大型作品,底板是首先需要攻破的课题。这种巨大尺幅的整体漆底板,木质材料已无法胜任,陈文灿先生创造性地采用了铝板和铝框架拼接的工艺,然后再作漆底,在制作过程中,采用了几十人同时在铝合金画面上研磨制作的方法,使作品最终得以成功完成,为大型漆壁画的制作提供了宝贵的创新经验。磨漆画不像国画、水粉、油画等其

《双潭映月》1994年 北京人大会堂台湾厅漆壁画 8.7米×3.7米=32.2平方米

它画种那样可以自如地调配色彩,又难以实现素描明暗层次的表现,为了达到画面需要,该作品以金箔、银粉、银箔为底,采用蓝绿系列漆粉为主调,通过莳绘、变涂、堆漆、雕填、喷漆等技艺与工序,充分利用漆粉含蓄隐约的微粒聚合,展现了空间、透

《丽人行》2003年 香港特首董建华办公室漆壁画 3米×5米=15平方米

视、明暗和形色之美,使画面既体现写实感又不失漆画艺术独特的质感和装饰韵味。

自漆画成为独立画种以来,相关的讨论一直不断,焦点多集中在漆画艺术语言的构建这个问题上,并由此延伸到对漆画本体的探讨。从表面上看,漆画包含了绘画和工艺两种属性,但从本质而言,作为独立的绘画门类,绘画性无疑是漆画的本质属性。

《大迁陡》 2004年陈文灿先生创作漆画(120 cm×120cm)………………………中国美术馆收藏

传统漆画从图像到相应的造型方式,多借用中国古代绘画或其它工艺美术门类,如青绿山水、工笔重彩或髹饰工艺,现代漆画出现后,又对油画进行了吸收和借鉴。当代漆画并没有形成某一既定的图式,吸收和借鉴也并不表示漆画的艺术语言非要建立在对其它画种因袭挪用的狭隘层面上,恰恰相反,由于材料、工具及技法的某些特性,加之身处当代艺术的大潮中,这使漆画先天就

具备了极大的包容性,正是这种包容性为漆画艺术语言的多元化

形成了基础。正如陈文灿先生在《世纪门槛上的中国漆画》一文中所说,“30多年的漆画创作实践,拓宽了它的内涵与外延……

作为一门造型艺术,漆画所具备的造型手段超过了任何画种,它有与工笔重彩媲美的彩绘,有类似马赛克镶嵌的嵌漆,有版画的明快疏朗,也有国画(工笔)的精致典雅。”漆画完全可以进行写实、写意、抽象、表现、象征、构成等探讨,而“漆性”所产生的独特美感又是其它画种难以企及的。

同时他也认为,“漆画之所以称为漆画,绝不应该离开‘漆’这个母体,而‘漆’也应以大漆为主……漆画的发展,首先在漆艺研究、应用的基础上进行。”诚然,材料也许并不能完全决定一个画种的存在,就好像油画之所以能被称为“油画”,并不是因为“油”。但从材料出发,采用合适、恰当的工具和技法创造相应的形式,并由此构建系统的艺术语言以完成相应的视觉表达,这却足以使一个画种得以确立。“画”的确是漆画的本质属性,但其艺术语言是无法与“漆”及相应的工具、技法相割裂的,也可以说,漆画创作实际上就是以“漆的语言”来实现漆画的绘画性。即便漆画的语言是多元的,图式是多样的,可创作一旦脱离了“漆

的语言”,即便在制作工艺上和真正的漆画相似,也只能称其为伪漆画。对此,陈文灿先生表示:“我不反对漆艺进行创新、改革,但如果以水粉、油画的形式在画面上罩漆,伪称为漆画,这是‘漆画’的悲哀。”

结合具体作品来探讨“漆的语言”,不妨仍以《武夷之春》为例:作为陈设在庄严场所的大型公共艺术作品,作者理所应当的采取了相对写实的造型和色彩,同时人们甚至可以从作品中获得某种山水画或油画式的视觉体验,这恰好说明了 漆画语言的包容并蓄。但有一种体验是其它画种无法具备的,那就是“漆的语言”所产生的独特美感——温润沉厚的大漆经过层层髹涂后打磨,使作品产生了细腻、自然的层次感,与微妙的肌理、绚丽的色彩共同形成了极其丰富的表现力,这种特殊的表现力正是来源于对“漆”运用。

《古榕新绿》1990年福建省政府接待厅5.4米×2.8米=15.12平方米

在漆画创作和研究领域,陈文灿先生所付出的努力是务实和积极的,他的创作成果也成为学者们探讨当代漆画艺术的重要范例。艺术上的成功,一方面来源于他坚实的绘画功底和深厚的

文化修养,另一方面也来源于他对艺术、对自然、对生活、对人

本身的独到体悟。这些功底、修养和体悟,不仅体现在他的漆画艺术上,同样,在水墨画创作方面陈文灿先生也有着很高的造诣。

品读陈文灿先生的水墨作品,特别是彩墨作品,就会发现这些作品并没有采用传统山水画、花鸟画的图式和语言,而是以意象性的水墨语汇在写实和表现之间构建了有机的联系,同时又赋予画面以含蓄的装饰性意味。从中,既可以体会到中国传统绘画的写意,又能感受到西方现代绘画丰富的视觉表现力。在构图

和色彩上,他充分调动了西画经验,又极为注重以浓淡干湿和疏

密远近来体现层次感和律动感。在内容的表达方面,他立足于

意境的营造,以对细节的强调来实现对整体的把握,用来表现山石树木的既不是传统皴法也不是写实性的描绘,而是极富有韵味的水墨肌理效果。同时,通过对勾、描、点、染、晕、积、泼、留白等多种手段的灵活运用,有的作品甚至融入了部分水彩画法,使形与神、情与理得以巧妙的渗透与融合,以此赋予画面以强烈的形式感和视觉冲击力。

回顾百年来的中国画变革,在“中西融合”和“借古开今”两大主线之外,还存在着一种新途径,那就是以现代性的观念、符号、材料、技法、语汇等要素对传统水墨语言展开实验。水墨画发轫于唐五代、盛于宋元及后世,其间历代画家都有过水墨革新的尝试,因此这套历经千年的视觉语言体系从来就不是封闭和静止的,而是与时俱进、兼容并蓄、不断发展着的。陈文灿先生将水墨创作的视野投向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然后又回归到对水墨本身的讨论,用富有时代朝气的水墨新图式、新语汇来抒发对自然、对人生的感悟,这种开放性的水墨创作思维与他在漆画创作上所取得的成就可谓一脉相承。

《飞鹰归来》2017年6月水墨画 180cm×97cm

中国美术馆举办的《苍茫与浪漫——陈文灿漆画、水墨画展》,汇集了陈文灿先生漆画和水墨画创作的精品,可以说是他数十年艺术探索的小结。他曾用“是梦不是画,是画不是梦,是梦又是画”这句话来形容自己的艺术历程,从简短的话语中,可以读到他对人生理想的执着和对艺术境界的追求。在我的记忆里,文灿先生虽身为大学校长和画坛名家,但在年轻人面前却从来不摆架子,言行之中散发着源自内心的平和与关切。在艺术之路上,他是一个披荆斩棘、锐意进取的优秀画家,同时又是一个心甘情愿为学生、为后辈、为年轻人默默铺路搭桥的忠厚长者和良师益友,“玉壶存冰心”恰是他这种品格的如实写照。

《八闽闹元宵》1996年陈文灿先生创作福建省政协漆壁画 …10米×8米=80平方米

《美术》杂志主编、尚辉博士说:有陈文灿先生和他带领的团队,使漆画从民间工艺变成一种学院艺术和学院漆画,把学对于造型色彩的理解加入漆画,加入传统的工艺中,使今天的漆画有丰富的表现力。

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名誉主任、中央美术学院著名教授邵大箴先生说:陈文灿先生有三方面的成就:在艺术教育上的成就、漆画领域的成就、水墨画领域所付出的努力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就,这都是值得我们敬佩的。中国美术馆举办《蒼茫与浪漫 陈文灿漆画 水墨画展》很及时,在漆画领域里他名气很大,这个展览使我们了解他对福建艺术、对漆画艺术做出的贡献,而且在水墨画领域里他是辛勤耕耘的艺术家。

《雄鹰图》2004年陈文灿先生创作澳门特首何厚华官邸漆壁画 4.2米×9.8米=41.16平方米

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教授说:陈文灿教授对中国漆画的贡献有目共睹、不可否认!陈文灿教授为北京人大会堂福建厅主持创作的40平方米之巨型漆壁画《武夷之春》:以其壮丽与隽秀的艺术特色展现了福建武夷山大王峰的雄伟壮观、玉女峰的娇美秀丽、九曲溪的源远流长,是20多年来国家最高领导人会见外宾的主要背景,这幅画见证了国家几十年的发展历程,堪称时代珍品。 《武夷之春》1994年 40平方米

《温馨一家》2017年3月水墨画 180cm×97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