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媒体福大

媒体福大:

南方都市报(2018-03-09):给学生发“红包”:师生互动也讲究创意

发布日期: 2018-03-09    作者: 南方都市报    阅读:

又逢高校开学季,而福州大学至诚学院2015级机械设计制造及自动化系的学生,今年开学得到了一份意外的惊喜。该系《数控技术》任课教师陈飞为每位同学发了一个红包。这些红包中,除了部分是面值1元到10元不等的零钱外,其他红包均为“学期福利券”,有“迟到一次抵用券”“作业免交一次抵用券”“考研经验交流券”“陪打球体验券”等,券下还特别标注了“本学期内有效”。有学生收到红包后在朋友圈留言:“老师真会玩。”据陈老师介绍,他是从2015年开始在开学第一节课上发红包的,今年已是第四个年头了。这么做是受到了微信抢红包的启发,他希望以更贴近学生生活的方式发红包,就想到了“学期福利券”。在他的设计中,迟到和作业免交一次抵用券占的比例最高,考研交流占得最少。在我看来,这位是真懂学生的老师。因为大学里修课,学生最头疼的恐怕就是出勤和作业的问题。老师一上来就在大家最关心的问题上“派糖”,学生和老师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

当然,老师给“免死金牌”,不等于学生一定要用。有学生就说,作业肯定是要交的,谁都不想挂科,也不希望这些券被用到。毋宁说这些好玩接地气的代用券,象征性高于实用性,它是师生之间密切联系、有效互动的一种方式。就拿考勤来说,大学里崇尚自由,但太自由了,老师就怕学生不来上课,而有些学生又出于各种各样的考虑和理由逃课。这几年,各高校干脆发明了各种治逃课的“点名神器”,有点名软件、刷指纹、身份证式考勤牌等。可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治理逃课的效果很一般。

其实,对付逃课、不交作业,点名神器或抵用券红包,都不是治本之策。既需要严格的教学管理守则,又需要激发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当然,还离不开教师百分之百的投入。别小看陈老师发的这么一张券,大学跟小学中学不一样,老师讲授一门课,面对的往往是全系甚至全校的学生。在讲课之外花时间跟学生交流(更别说陪打球、交流考研经验),对每一位老师来讲,都是很大的负担。高校教师往往因为需要兼顾教学和科研,我上大学的时候,有些课的老师下了课拍拍屁股走人,一学期下来,课外跟学生没说过一句话的老师大有人在。陈老师发这些红包,可以说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却让他的学生,以及我们这些过来人心生暖意,由衷钦佩。

当然,不是说所有的老师都要以类似创意来吸引学生、与学生互动。我记得上大学时,一些受欢迎的教授,有的是因为人格风骨,有些是因为学问魅力,有的纯粹因为口才好,上课时总是座无虚席。为人师表也好,教学方法也好,都不必千人一面。充分尊重教师的多元创意和探索精神,我们才可能迎来一个尊重个性、百花齐放的大学教育。 □果冻

 

南方都市报:http://epaper.oeeee.com/epaper/A/html/2018-03/09/content_13416.htm#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