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媒体福大

媒体福大:

福州日报(2021-06-09):想起魏院士

发布日期: 2021-06-09    作者: 林海    阅读:

“一个人活在世上,不管他做什么工作,职位多高,必须要有为国家奉献、为事业拼搏的精神”。当我看到“最好的年华,你在福州做什么”的征文时,想起了魏可镁院士和他的这种精神。我长期在福州大学工作,与他接触的机会比较多,许多往事历历在目。

魏可镁是福州人,本名魏可美。1964年考入福大化学系。当他提着行李到宿舍时,大惊失色:舍友怎么是清一色的女同学?原来安排宿舍的工作人员看见他的名字,想当然地认为他是女生。魏可美决定改名,“美”换成“镁”,从此“可美”成“可镁”。

“镁”乃金属元素,燃烧时发出炫目的白光。魏可镁后来成为催化剂专家、福州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满腔热忱就像燃烧的“镁”,释放炫目的光芒,照亮中国催化剂领域的天空。

大学毕业后,魏可镁留校任教,作为著名化学家卢嘉锡的弟子。每当魏可镁在化肥催化领域取得重大突破时,卢先生便会拍拍他的肩膀,诙谐地说:“可镁,可镁,真可美呀!”

魏可镁与催化剂结缘始于1972年。那时,身为福大副校长和中科院福建物质结构研究所所长的卢嘉锡,与唐敖庆、蔡启瑞等三位科学家,联合发起和组织全国性的化学模拟生物固氮协作研究。对于一个农业大国来说,这是一项具有重大意义而难度很高的课题。在卢嘉锡教授的指导下,魏可镁开始进行高活性氨合成催化剂的研究。

化肥催化剂研究之路荆棘密布。从34岁到42岁,魏可镁在工业催化研究领域开始了漫长的跋涉。魏可镁说:“凡是要干出一番事业都必须有拼搏奉献、坚韧不拔的精神。”当时,福州大学无人从事催化剂研究,也没有相关的设备。没有高温炉,魏可镁就以电焊机取代;没有熔炼炉,就自己动手设计加工。在熔炼过程中,飞溅的铁花穿破了衣服,粘在皮肤上揪心似地痛,他咬咬牙忍着。炉中冒出的腐蚀性气体十分呛人,他不停地咳着,却始终没有退却半步,站在炉旁仔细观察炉内发生的细微变化,本子上记下密密麻麻的数据。

一次,仪器冷却系统出现故障,熔炉剧烈爆炸,铁片横飞,魏可镁和同事们当场被炸伤,所幸没有出现重大人员伤亡。人们余悸未消,他却不等伤口痊愈,又一头扎进了实验室,对氨合成催化剂样品进行活性测试。为了记录测试的全过程,他在实验室的一隅,架起了简易床,累了困了就在上面打个盹。实验散发出的氨气充满了房间,非常难闻,在这样极端困难的科研环境下,他熔炼了200多个催化剂样品。

历时8年,高活性A110-3氨合成催化剂终于诞生了,它填补了我国高性能氨合成催化剂的空白。

魏可镁作为一线的科研人员,想的是应用性的研究成果假若不能转化为生产力,将之束之高阁,是一项巨大的浪费。为了尽快实现科技成果产业化,并顺利推向市场,他不是等着客户上门,而是主动找企业合作,不遗余力地在中试上下功夫,积极探索校企合作的模式。

由于当时排污条件差,中试车间里粉尘弥漫,污染严重。每天下班,他浑身都是铁粉,吐出的痰都是黑色的。为了早出成果、多出成果,他克服了重重困难,吃饭工作都与工人在一起,日复一日,坚持不辍,前后共进行了73轮中试,推出了A110-3型催化剂,又成功研制出性能更高的A201型,每年可为国家增加工业产值7000万元至1.4亿多元。

出乎意料的是,事业蓬勃发展,病魔也悄悄地缠住了他。1995年9月初,他被确诊为鳞状鼻咽癌,需要住院治疗。

难道就这样丢下一切吗?魏可镁内心充满了矛盾,但他很快筑起了心理防线:“一定要顶住,一定要乐观,一定要战胜病魔,一定要继续工作,决不能垮下去。”他躺在省立医院的高干病房里,没过几天就熬不住了。他悄悄地回到催化剂研究所,重新拿起那些瓶瓶罐罐,做他的研究。

进入化疗期,魏可镁上午去医院,下午照常到实验室。由于高能加速器持续照射,他嘴里几乎没有唾液,没说几句话口就干了,一夜要喝七八次开水。两个月照射总剂量达7200伦琴,颈部被照脱了两次皮。

1999年9月底,魏可镁眼睛出现重影,福州几家医院联诊后怀疑是癌症扩散。魏可镁不得不进京就诊。在京的第二天,他一大早就拿起电话,直拨福大化肥催化研究所。在电话里,他反复向同事交代课题立项事宜。

系列化肥催化剂的研制成功,奠定了福大催化所在全国同行中的领头羊位置,耀眼的光环并没有使魏可镁迷失研究方向。20世纪90年代后期,汽车尾气的污染问题越来越引起世界各国的关注,汽车尾气净化催化剂的研究成为西方科学家的一个研究热点。这是一个具有巨大市场潜力但又竞争非常激烈的研究课题。魏可镁带领3个年轻人着手研究,每天早上7点开始直到晚上12点才结束。他们筛选了600多个配方。经天津汽车权威研究机构检测报告,福大的汽车尾气净化催化剂已达到欧洲的标准。

2004年9月,他把省委省政府奖励给他的一部菱帅小轿车充公,请人拆下汽车排气管,安上自制的尾气催化净化剂排气管,搞起汽车尾气净化实验,对汽车进行全天候的尾气排气公里数检测,自己则步行上下班。2004年年末,中国国家轿车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做出一份检测报告:在与国外同类产品的性能比较中,魏可镁的重大科技项目型汽车尾气催化净化器已达到欧洲水平,而且D型汽车尾气催化净化器的耐热性更好,成本更低。

从校长岗位退下来后,魏可镁还是一心扑在科研上,在新型高效、无污染系列化肥催化剂的研制开发和应用基础研究上,研制了铁系催化剂后的第二代氨合成催化剂——钌系氨合成催化剂,并获得3项国家专利,成果已进入产业化应用阶段。

由于在催化研究领域做出了突出的贡献,魏可镁获得了很多荣誉,但是对这些,他一向看得很淡。2014年10月23日,魏可镁去世,享年75岁。我觉得,科学家的一生,为了人类进步而不断进取,就是对最好年华的最好诠释。


福州日报:

http://mag.fznews.com.cn/fzrb/2021/20210609/20210609_010/20210609_010_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