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校园观察

校园观察:

【时评】“教学相怨” 须用制度化解

发布日期: 2016-06-01    作者: 陈先哲    阅读:

近日有媒体报道,湖南某知名高校法学院教师姜明,对多次催促之下仍没有在约定期限等到某位本科生提交的论文,感到忍无可忍,一怒之下决定解除与这名学生的论文指导关系,并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发了份公开声明。

姑且先不论姜老师的做法是否合适,以及本科生毕业论文制度是否合理的问题,在这个事件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位大学老师对学生的怨气,而有怨气的远不止一位老师,其后跟帖者无数,历数学生的各种奇葩现象。而在日常和媒体报道中,更多的是学生对老师尤其是导师的怨气,学生抱怨最多的要么是师生关系已经沦为一种畸形的雇佣关系,要么就是抱怨见不到导师。

教学相长的理念大家都懂,但现实中却变成了“教学相怨”,这个世界怎么了?姜老师处理此事的方式也许值得商榷,但从对学生的认真要求和负责态度来说,无疑当属业界良心。但如果仅仅只依靠个体的良心和道德来行事,就说明是制度出了问题。检视我们的高等教育,虽然是以学生为本、重视本科教学,但在制度设计和激励措施上,几乎都是围绕科研展开的,无论是大学的排名和资源分配,还是教师的职称升等,科研都占据了压倒性的权重。

因此,在这样的制度设计下,大学教师从事教学活动没有获得合理的报酬。按照规定的课酬标准,大学教师的课酬一般为几十元一个课时,还不如大学生做家教的报酬。每个人都会理性算计,在这样的薪酬体系下,很多人自然会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名利双收的科研项目中去,或者到外面上课以获得更合理的报酬。这样的制度设计和薪酬体系其实和医疗系统很相似:医生的本职是治病救人,但在几乎所有的公立医院里,挂号费一般不会超过十元钱,这就意味着医生依靠诊金的收入是处于较低水平的。在这种情况下,医生也常常要依靠自己的良心和医德来行事,不少人因此难免不愿出诊,出诊也不愿和病人多做交流。

师生相怨的原因与之相似,当然造成的后果并不尽相同。因为医患之间往往涉及性命攸关的问题,因此容易剑拔弩张,而教学之事一般无关性命,大家得过且过。久而久之,大家都心灰意冷,甚至形成一种心理默契:大家都不容易,相互迁就点吧,于是就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

报道中姜老师的认真其实只是尽一个普通老师的职责而已,但学生可能会认为这位老师太较真甚至不讲人情。现在很多高校甚至都心照不宣地实行“清考”制度,毕业前让以往考试不合格的学生通通过关,以免影响毕业率和就业率。在这样一个“一认真你就输了”的世界里,他的举动看起来的确有些不合时宜。

像姜明这样的老师当然是可贵的,但我们希望这样的老师不要变成珍稀品种。重视教学不能停留于口号,也不能仅依靠个体的良心和道德,要有还原大学本职的制度设计和尊重教师教学价值的薪酬体系,更要通过扎实的保障措施和监督机制使之落到实处。这样,认真教学的教师才能获得具有尊严的报酬,教学相怨才会走向教学相长,日渐扭曲的师生关系也方得以重建。


来源:2016年5月24日《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