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校园观察

校园观察:

“无手机课堂” 能否让 “低头族” 抬起头?

发布日期: 2016-12-25    作者: 学生记者 张瑾 郑绍东 朱新越 王亦辉    阅读:

 

紫金学院 “无手机课堂” 的手机收纳袋引起同学关注    林冬予 摄

人人不离手的手机成为课堂上的一堵 “无形的墙”

把手机 “请” 出课堂, 才能维持正常的教学秩序。

虽然这一举动会造成部分同学的 “不适” ……

 

但无手机的课堂才应该是课堂原本该有的模样。

 

周一下午4:45,在2015级资源勘查工程二班的古生物学与地史学课前,同学们纷纷将手机放入了一个有编号的袋子中。这是紫金矿业学院开展“无手机课堂”后课前的场景。自本学期第九周起紫金矿业学院实行的“无手机课堂”,该措施要求学生上课前将手机静音或关机后按学号放入讲台前的“手机收纳袋”内,由学生干部监督手机的收纳,并和考勤情况同时记录。“教学是相长的,当我们对老师提出了要求,要求他们创建“五好课堂”(课前准备好、教学内容好、教学方法好、课堂管理好、课后延伸好)时,同学们却被捆绑在手机上,造成课堂教与学的失衡,我们认为有必要实施一些措施帮助同学们回归课堂。”谈到实行“无手机课堂”这项措施的初衷,紫金矿业学院的郑寿副书记这样说道。
  在高校的课堂上,“学生上课不听讲,一直玩手机”的现象普遍存在。“老师在上面辛苦讲,学生在下面也没什么反应,这会影响到老师的心情,导致整体的讲课效果不是特别好。”紫金学院晶体光学的老师王力圆说,“无手机只是一个手段,主要看平常学生学习态度。如果他们想学这个专业,态度很重要。我们上课尽量备课充分,有可能我给你们讲的90分钟,我需要备课4个90分钟,前后反复看,就怕学生哪里不懂。”王力圆老师的话代表了很多老师的心声,他们认真备课、讲课,想要把自
身所学尽力传授给学生,可看到的却是同学们课上低头玩手机,没有几个人愿意听讲,这其中巨大的心理落差逐渐显露,老师们要求采取措施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那么在“很多人玩手机”的声音背后,真实的课堂情况是怎样的?同学们又对“无手机课堂”有什么看法?对此我们在大学城高校进行了调查。
  手机:挥之不去的诱惑
  “其实大部分同学都知道上课玩手机是不对的,可还是沉湎于网络世界无法自拔,因此同学们还是需要一定的外力介入来保证自己的课堂效率。”
  在得到的200份有效问卷中,通过交叉分析,我们发现对于“无手机课堂”这项措施的效果,有近70%的受访同学认为治标不治本,。另外,我们注意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有近60%的同学清楚地知道老师会反感同学们上课使用手机,可仍然有同样比例的同学不愿意将手机交给老师保管。对于已经推行了“无手机课堂”的紫金学院,仍有一大部分同学表示他们并不认为实行“无手机课堂”可以提高自己的课堂效率,2015 级资源勘查工程专业的冯同学说:“上课内容无聊无趣,老师应该增强课程趣味性而不是做这些浅层的东西。”对于此项措施是否提高了自己的课堂效率,大多数同学在主观上的反对,必将会影响这项措施的继续推行,这直接反映了如今学生对手机依赖之大和对自己改变的无力。
  课堂本就是一个供同学们认真听讲、专心学习的地方,那么为什么现如今我们要求同学们放下手机,回归课堂,反而遭到了如此多的抵触呢?对此,紫金学院郑寿副书记提醒:“每个人都习惯于享受舒服的环境,打开手机,满眼都是自己喜欢的内容。相对于理工科的一些较为枯燥的课程,肯定看NBA、看剧更让人舒服。可是很多同学并不知道,现在在课堂上刷手机带来的开心,日后在考试、找工作时就会让你伤心。”其实大部分同学都知道上课玩手机是不对的,可还是沉湎于网络世界无法自拔,因此同学们还是需要一定的外力介入来保证自己的课堂效率。
  相对于同学们五花八门的反映,紫金学院的教师则大部分支持这项措施的推进,他们认为此项措施可以保证大部分同学把心思和注意力收回到课堂,从而提高同学们的学习效率。王力圆老师开心地说:“自从实行了 ‘无手机课堂’,我从上面往下看,认真听讲的同学比原来多得多了。看到学生认真,我讲课也会兴奋一点。”
  在听说了紫金学院的“无手机课堂”之后,其它学院的同学反响也很热烈。“每一位老师为我们准备的每一堂课都是他们反复思考修改之后的精华,如果我们上课一味地玩手机不听讲,”机械学院2015级的祁同学认为“这是对老师的不尊重,也是我们自己时间的浪费。”另外,物信学院2013级的周晓华同学说:“每个人接受事物的方式不同,所以有的人一旦不喜欢这堂课的内容,就会玩手机或者看其他课程的书消磨时间。虽然老师讲课,同学玩手机是不合适的,但用强制性的手法逼迫学习,效果有时会不尽如人意。”
  无手机:心中无“机”方见效
  “对于一个学院来说,学风是基础,我们并没有要求强制上交手机,我们只是希望通过一定的外力手段,帮助同学们养成习惯,可以在课堂上合理使用手机,提高自我约束力和管控力。”
  实际上,为了推进优质课堂的建设,培养学生自主学习能力,我们学校各个学院的教师都在进行关于课堂优化的讨论。外国语学院的袁平华教授在谈到“无手机课堂”的实行时说道:“作为教师我们应该提倡学生学会约束和控制自我。大学生是成年人,大学是自由的环境,应当 ‘疏’ 而不是 ‘堵’,引导学生培养自主学习能力和学习兴趣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应让学生学会更理性、合理地处理课堂与手机使用的关系。”
  正如袁教授所说,实行“无手机课堂”并不是彻底否定手机的作用,也不是绝对禁止手机在课堂上的出现,正如紫金学院的彭向东副院长所说“在实验课上,手机查阅资料是很便利的。利用手机,可以快速查到关于实验标本的相关信息,对鉴定、分析、断代等都提供了便利。”我们不可否认手机作为时代前进的产物,在学习方面给我们也带来了许多便利,因此紫金学院实行的“无手机课堂”也是不强制并且根据具体情况具体分析。郑寿副书记说:““无手机课堂”只是一种手段,并不是目的,对于一个学院来说,学风是基础,我们并没有要求强制上交手机,我们只是希望通过一定的外力手段,帮助同学们养成习惯,可以在课堂上合理使用手机,提高自我约束力和管控力,保证在学习时间不受干扰,这对老师教学水平的提高也有好处,也得到了家长的支持。”
  紫金学院实行了一段时间的“无手机课堂”之后,“我感觉无手机课堂这个活动开始以来,课堂的氛围明显变得好多了,有学习的氛围,这可以帮助我上课好好听课,控制我玩手机的时间。上课时间无手机我觉得还是可以坚持实行的,对我的话益处比较多。”紫金学院2016级采矿工程专业的陈诗伟这样认为。15级资源勘查工程专业的叶泽涵也有同样的感觉,“一开始不是很适应这个无手机课堂,感觉没手机的时候,上课少点了什么,有点不自在的感觉,而且会时不时回想手机里的各种文章、新闻。但是过了几天之后好像可以适应没手机的时候,
  比起之前,老师上课讲的东西能听进去更多了,上课效率比以前高。”“学生一开始有轻微的抵触情绪我也看得出来。但是经过两三周,同学们也逐渐地适应了这种无手机课堂的学习状态。万事都有它的利与弊,作为学生,在课堂上,学习知识是主要任务,而不是翻手机,看网页,用课堂的时间分心去涉猎其他知识。”这是紫金学院副院长彭向东老师的观点。
  课堂拒绝手机,但并不是说完全不使用手机去获取新知识。彭老师认为:“首先我们要承认手机是一个好的工具,能够辅助学习。但是在上课时段,应该充分利用这部分时间把我们教学计划安排的教学内容消化掉,达到人才培养的目标,这是我们教育的本质。如果课堂上同学们把注意力放在手机上,肯定会影响我们的教学效果。教学质量无法保障,直接会导致人才培养质量下滑。如果我们的 ‘无手机课堂’ 能够持续三年五年,我可以肯定地预计,这样的学生的素质会高于不开展这个活动的学生。”
  摆脱“手机依赖症”:让注意力回归课堂
  手机等多媒体工具让人们陷入这种持续性的“多任务”状态中,最后将会导致“注意力缺失”。
  斯坦福大学的研究发现,经常处于多任务状态的人在处理工作时的注意力会显著下降,这就大大削减了思考的能力,思维也变得更难以深入到更复杂的层面。就此,西南大学心理学院副教授杨东曾感叹,手机等多媒体工具让人们陷入这种持续性的“多任务”状态中,最后将会导致“注意力缺失”。
  许多人都有这样的亲身体验:不仅玩手机让人分心,而且自从沉迷智能机的虚拟世界后,就算想做其他事情,同样也很难集中注意力。这会导致效率很低,这就是“注意力缺失”的表现之一。手机确实为我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但同时也为我们的自控力下了战书。如何既有效利用它为我们的学习助力,又有效抵制它在课堂上带来的诱惑,值得每一个人深思。
  正如紫金矿业学院党委书记黄培明所言:“课堂的本质终究是教与学,我们开展 ‘创建优质课堂,创建文明寝室’ 的 ‘双创’ 活动,就是希望能促进学院的教风、学风建设,而教风和学风又是相辅相成、互相促进的。如果老师们激情四射地在讲台上讲课,看到的却是一个个低头刷手机的学生,那么老师就会失去上课的激情,师生之间课堂的纽带就会断裂,最终受到伤害的还是学生自己。我希望通过推行‘无手机课堂’,能让学生真正地学会合理使用手机,把注意力放在课堂本身,让师生之间以课堂为纽带的互动能更加有效。”这不仅是一份愿景,更是未来每一位老师和每一位同学应该携力共同实现的目标。

(朱新越、王亦辉系紫金矿业学院学生记者团成员,部分数据、素材由紫金矿业学院学生记者团提供)
  绘图:福州大学报漫团 胡信镜 林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