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校园观察

校园观察:

【时评】莫让 “无病呻吟” 淹没真实声音

发布日期: 2020-11-28    作者: 学生记者 单欣荣    阅读:

最近,一个新的网络词汇成为各大社交平台上网友们二次创作的热点——“网抑云”。它由“网易云音乐”谐音而来,用来嘲讽该平台无病呻吟的伤痛式评论。最近,这类热评已挣脱该平台的束缚,充斥在更多社交平台用户的视野。
  “网抑云”的梗火了之后,导致现在各个社交平台的网络评论区只要一出现带点颓废、矫情色彩的言论,“老网抑云了”、“老抑郁症了”之类的嘲讽便如浪涛般席卷而来。
  在用户和舆论的相互影响下,网易云这个听歌的软件慢慢失去了它原有的属性。在这里,任何曲调、任何风格的歌曲,下方的评论区都涌现着大量伤感评论。不可否认,一些人在鼓起勇气分享着他们悲伤的故事,但更多的是另一部分人为抢热评、抢点赞而强行伤感、强行抑郁。当这些假伤感、假抑郁堆积得越来越多,最终会消磨掉大众起初的新奇与同情,对此类语言产生厌倦与抵触。于是,在嘲讽浪潮之下,与“无病呻吟”混杂在一起的真实声音也一同被淹没了。
  日本作家太宰治曾经说过:“我伪装成骗子,人们就说我是个骗子。我充阔,人人以为我是阔佬。我故作冷淡,人人说我是个无情的家伙。然而,当我真的痛苦万分,不由得呻吟时,人人却认为我在无病呻吟。”当人们都开始嘲讽抑郁症患者时,没有一个无病呻吟的人是无辜的。
  笔者观察到,近期,年轻人因承受不了压力而自杀的新闻频频登上热搜,可见当代年轻人在学习和生活中面临的巨大压力。人在压力下很容易产生压抑的情绪,或许只有在夜晚的闲暇中才能真正找到属于自己的时光,听听歌曲,寻找一个平台来述说自己对未来和过往的迷茫。这是可以理解的,也并不是“无病呻吟”。真正被嘲讽的,是那些为了流量,夺人眼球、混淆视听的“假抑郁”、“假哀怨”。越来越多的“无病呻吟”导致网易云热评趋向同质化、恶俗化,想必这也是大众“狂喷”网易云的原因。
  抵制“无病呻吟”的出发点无可非议,但这种抵制可能是一把“双刃剑”,会给那些表达真实情感的人带来苦恼,他们本想要书写出自己现下的心情与状态,以此来寻求一个宣泄情感的窗口,却不想遭人恶语中伤,因此放弃求助,变得更加自我封闭。在一个号称“人人抑郁”却难辨真假的网络语境中,真正的抑郁症患者谁来关心?
      想要改变“网抑云”现象,靠有关平台的监督与整改是有难度的。因为平台运营者很难辨别一条条评论下内容的真伪,更遑论筛选出带有真情实感的评论、剔除掉那些假惺惺的“无病呻吟”。想要有所改变,更需要的是当下年轻人对于此类做法态度的转变。
  回想当初,网易云上大多是正常表达的评论,细细读来会给人很多感触。就像前几年,杭州地铁的一节车厢内贴满了网易云音乐热评,一张张评论海报上反映当下青年思想状态的或温暖或感伤的评论激起了千万人的共鸣。所以,对于平台用户来说,不要把抑郁当矫情,更不要把抑郁当成时尚,没有必要张口闭口就是“生而为人,我很抱歉”,也没有必要把负面情绪全数倾倒在网络的每个所到之处,彼此给对方多一些善意,给自己多一些自觉,才能营造出更加干净纯粹的网络空间。
  这个世界总有它的温暖,也许有时会情绪低落,但你总能找到生活的美好所在。错过了落日余晖,还可以静待满天繁星。网络不是情绪垃圾的集中地,在真实生活中,总有感动值得期待。



作者:学生记者 单欣荣

原文见《福州大学报》第794期第3版(2020年11月27日编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