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校园原创

校园原创:

在路上

发布日期: 2016-09-22    作者: 木南    阅读:

从南京到福州的动车上,车窗外景色变换。坐在我旁边的女孩,像是大一新生的模样。干净的眉眼,新剪的发,在笔记本上端端正正的写下各样的入学注意事项。车厢明明灭灭之间,无论睡着醒来,女孩似乎总是有些不安,轻轻地皱着眉。
  好像,有一根线若有若无的在背后牵动,来自于渐渐远离的家乡。好像,有一道光隐隐约约的在眼前闪烁,指向渐渐到达的远方。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那个女孩就是两年前的我,那个第一次独自走这么远感到慌张拘谨的女孩。
  两年前的九月,她还不习惯这里炎热的天气,以及经常的猝不及防的雨水。
  她在人潮中艰难地保卫着她的行李,直到站在陌生的宿舍里,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她见过新年和同学们一起欢呼的日出,也见过活动室里彻夜不眠的灯光;她曾在听到电话那头妈妈的声音就立马哽咽,也曾在盛大的舞台上开怀大笑过;她呀她呀,就这样渐渐长大。
  两年,到底带给这个女孩怎样的痕迹呢?我悄悄问她。
  南京姑娘的胃是比较强大的。吃得了鲜美滚烫的小笼包,食得了香酥脆嫩的盐水鸭,更容纳的了各样的麻辣火锅。来到福州之后,一度以为会在食物上无甚新意,却被当地的咸鲜味深深吸引。记得第一次尝虾油,和舍友一起,坐在仓山小洋楼下的一个老旧馆子里,系着围裙的老奶奶端出
一碗热气腾腾的捞化,撒了一勺虾油,突然就被这样奇妙的亲切感包围了。味道很奇特,尽管是从没尝过的滋味,却似乎找到了和这片土地的奇妙联系。食堂里的菜色屡遭同学嫌弃,可是每每到考试月,我常常一个人出门,早上是一杯略淡的豆浆配包子,中午和晚上点个简单的套餐,在图书馆和生活区穿梭,口味不怎么完美的一人食,仍然有一种充实的香气。也许连我自己都没发现,饮食习惯被榕城的风和阳光一点一点改变,自己和这座城市在日复一日的不可见中互相接纳。
  很多很多的笔记本。我是一个爱写的人,把日常的点滴小事都写在纸上,把相识人们的轮廓勾勒纸上,把诸多不敢向人言的想法放在笔尖倾泻。嘿,那个是亲爱的小哥,人们一度以为我们之间会发展出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实际上我们之间是多么珍惜这样合拍单纯的友谊。我们经常互相加油打气努力前行,是最好的战友。嘿,那是我的老师,一直以为大学里的师生关系会被弱化,她却改变我的看法,在专业上认真教导我,在课堂下解答我各种无厘头的疑问,对我严肃同时十分关心,多幸运遇到这样的人。
  在每本笔记的最后,我都写下同一个名字,同一个日期。那不是我喜欢的人的名字,也不是可以欢呼的日期,那是一个要被纪念的离去。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到死亡,作为一名志愿者陪伴一个半大男孩走最后一程。是的,我也没想到那是最后一程,我们一直以为他会好起来,他还曾笑着说
以后要做一个热血的音乐人,后来我们却再也看不到他的笑容。男孩的离去,让我第一次感受到生命的紧迫,让我在软弱的时候因此尽快刚强起来。
  大学中结识的朋友也说,那大概是我变得安静的原因。其实我想不是的,我安静只是回归真实的自己,来大学之后的诸多热闹让我忘记了本来我是内向的人。我需要有更多的独处,考虑自己可以做什么,要如何行动,毕竟时间如此紧迫呀。
  有一段时间,我开始非常频繁地去图书馆,或者就是更经常去做一些志愿工作,养成每天做计划的习惯,并督促自己实行。我强烈地感觉到眼界太窄,能力太小,强烈地想要去做更多的事情。但似乎是过于焦灼了吧,像一根皮筋日夜紧绷着,总是太辛苦了。
  回到南京后,我终于放松下来。没有急着去其它地方,没有特意要做某件事,我就慢慢地把南京的小巷小街逛过去。
  我坐在一家鸭血粉丝店里,系着围裙的中年阿姨端出热气腾腾的粉丝来,电风扇在头顶飞转,场景和两年前福州仓山时的场景重合起来,神奇而安稳。
  两年究竟改变了什么呢?我再次问自己。
  我看向景色变换的窗外,也许是,互相接纳后的愉悦,相识后的陪伴,离别后的奔跑,放松后的坦然,也许还无法给出肯定的答案。或许再等两年来问,会更加明晰。
  车厢里明明灭灭,我和身旁的女孩要一起到远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