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校园原创

校园原创:

我在山之南——致我最亲爱的奶奶

发布日期: 2016-11-18    作者: 王晓玲    阅读:

我在山之南 ,等城之秋。你在水之北 ,盼故人归。如果你在山那边的浅海,我一定跋山涉水去看你。挥挥手和你相望,看着你笑出来的鱼尾纹 。
  

——致我最爱的奶奶

慢慢坐老的板凳,渐渐磨出茧的碗筷 ,一条住着你所有视野的小巷。心疼你生活的全部只剩下出门一把锁进门一盏灯。

有一种变化,用生物来说是新陈代谢,用化学来说是以氧气为催化剂的机体变化。变老是人都会有的,只是我无法接受突然变老, 被迫接受一个苍老到陌生的你。机体的互补太过残忍,我的长大不得不伴随你的白发。如果可以,我想平分我们的年龄,那么我们刚好可以相互搀扶,互相假装听得见对方说的话,假装很好笑,咧着没剩几颗牙的嘴巴笑。

回忆的美好一举击穿残酷的现实。从前的从前,当你还牵着我的时候,当你还没有用拐杖的时候,我曾问你,为什么有海,海那边是什么。多么想出去,去外面的世界,去闯荡。可是新鲜感的保质期太短,越长大越想家。 高三期末考在吐槽寒假假期太短后竟然自己崩溃。想到自己一个人在外飘飘摇摇六年,回家的时间太短,欠家人的太多,所有的联系仅仅借助冰冷的手机。各种节日,看着别人的家长带着自己孩子回家,总有说不出的心酸。曾经在离开家的时候和奶奶抱在一起哭,各自的不舍无法就这样简单归于平静。

 曾经的曾经,我还是缠着你的小屁孩,你告诉我快快长大,现在才知道原来长大是麦子拔节的疼痛。你开心地迎来我的中考 、高考,可是我们的距离却越来越远。即使这样,你还在静静地守望 ,你的守望是站在原地 ,拄着拐杖,看着孩子渐行渐远,只要偶尔的回头,就会满心欢喜,哪怕孩子看不见自己的笑容。然而,守望的代价却是越来越深的皱纹,越来越缓慢的步伐。

上了大学,我才渐渐明白,岛其实不适合人的居住,闭塞的交通只会隔绝越来越多的家人。
你把孩子们都送去城市,你觉得那里适合他们未来发展。然而,你却自己孤独地留下了。我曾自私想过如果我是家长,只会培养两个孩子,一个打渔一个种田,让他们傻傻地跟在我的身边,哪里都不许去,就留在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家里,也好过在遥远城市不绝的思念。

我的长大带给我成熟,你的老去却让你越来越孩子气。我只能告诉你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才回去看你,你答应得那么开心,就像从前你告诉我要乖一点才有糖果吃一样。我一直相信生命是一场轮回,你牵过我的手让我学会走路,现在换做我牵着你的手慢慢地走。我想,以后也会有人在我柱着拐杖的时候牵着我。当我被爸爸追着打的时候,你是我的保护伞,现在是我轻轻地站在你身后抱着你。我在想你的时候,你也会在想我,病入膏肓地想。

人生是一股无法抵御的洪流,告别总在不断上演,我们总有不得已的理由离开家,离开自己最爱的亲人,在异地无奈地看着亲人老去,看着老照片思念,能做的只是多一点问候。最怕错过,不要碰见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痛苦。最好的愿望,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亲情的故事从来都不肤浅,想念的话从来都不做作。如果你在山那边的浅海 ,我一定跋山涉水去看你。可惜你在远方,隔着两片海和一片陆地。我带不走你,你也不能来看我,只能在平行宇宙里拥抱你。

明月怕上楼,故人一番思愁,故人在故乡,少年可知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