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校园原创

校园原创:

温一壶月下的酒

发布日期: 2017-03-07    作者: 徐煦秀    阅读:

有人说着世界那么大,想要去看看,也有人反驳道,说什么,走再多路不读书,也只是个邮差。然而说到底,不过扯淡。也不知什么时候起,旅行和读书都也开始划分层级,然而私以为,不过是为着开心,走马观花还是细细品味,都自有其中趣 味,硬 是 要 套 上“情 怀”或“实用”的 目 的 去 做,反 而 真 的 失 了“情怀”或“实用”。
  风景自是处处都有,哪怕是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自以为看惯了的街道长巷,也会在某一日某个时刻,因为落日余晖里亮起的昏暗灯光,提篮归去的老人,嬉闹的小童而显得不同往常。
  旅途中会看到一些景,认识一些人,经历一些事,人文的、自然的,相逢的,同行的,愉快的、不堪的……会看到满洲里的灯火辉煌,喀纳斯的钟灵毓秀;会在西北戈壁的公路边,发现老伯卖的甜得醉人的哈密瓜,也会在景洪的景点休息处,和同行的老师坐在台阶上啃着芒果,听她讲家长里短;会在人潮涌动的太和殿前,口干舌燥痛不欲生还找不到小卖部的时候,碰见背着一大壶茶水还愿意舍一杯的老乡叔;会在夏夜哈尔滨街头一家饺子店,吃着便宜大碗的饺子,听东北大爷唠哈尔滨房价……如此想来,我对于旅途中最深的,竟还是食物的记忆。所以难怪对于南京的难以忘怀,源于多年前夫子庙前的一碗
粉丝。
  而记忆里最为怀念的,却是十年前的那次婺源。
  小的时候,我妈大抵是嫌我周末在家吵着很烦,便找了画室把我送去学画。那老师也是十分有趣,虽常常忙于生活琐事却也极理想主义。常胆儿很肥地把学生带出去写生,还都是十岁上下的孩子。2006年那次,他带着我们一行十余人,去了写生胜地西递宏村、江西婺源,自然是画那些徽派建筑。那也是我第一次没了父母陪同离家。只是年纪尚小,也不知道害怕或担心什么,只有兴奋。
  我们在西递村口的一家类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