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校园原创

校园原创:

书卷多情似故人

发布日期: 2017-05-09    作者: 韦文语    阅读:

书中出馨香,书中出贵客。对于中文系而言,无论人处何地,心在何方,手不可释卷也矣。
  汉语言文学专业,我们都管它叫中文系。这是往大了说——中文何其博大精深!就汉语言文学而言,就有语言和文学两个大类,而我们学的内容更是驳杂。正因其杂,多看书就成了我们的基本要求,以至于旁人见吾等仿若见书呆子一般,“掉进了书袋里”。其实,多看书更能从中感受体悟不一样的人生,不一样的思想。无论什么专业,不论什么时间,多读书,百利而无一害。纵是读被人鄙之又鄙的网络小说,也有其可取之处。我虽自认嗜书如命,很是个标准的中文系“书呆子”,但小时读书大多不知其所言,读书笔记更是抵任务一般草草抄抄了事。如今读书便不是课业要求,也要大发感慨胡侃一通了。
  以读鲁迅为例,读散文时觉得鲁迅冷硬不亲切,甚至难懂晦涩,但 《两地书》 中的他却是牢骚满腹常常被俗务折腾得心身俱疲的普通文人形象,大为可爱。其与许广平的书信往来甚是平实也甚是宏伟,小处则谈今日穿着增减,饮食起居;大处又极言校中党派倾轧,时局动荡。是以渐觉鲁迅并非高不可攀,神人也是生活中的凡人。
  往往觉得鲁迅之言颇为贴切:鲁迅《且介亭杂文二集·人生识字胡涂始》 中言,“从周朝人的文章,一直读到明朝人的文章,非常驳杂,脑子给古今各种马队践踏了一通之后,弄得乱七八遭。”沉浸于书卷之中,脑海全被各样的言语挤占——更甚于日日异而起战,乱也乱哉,但等收拾完毕,毕竟是一种丰富的收获。
  脱开读书这一特色中文系标志,于我而言读中文也是兴趣使然。“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这一个大家都熟悉的表情包,但其中未必是嘲讽,它隐含着一种表达:我爱学习我喜欢的东西,我的兴趣使我在学习的过程中得到了快乐。学习自然有苦有乐,但我们更多的时候乐在其中。此时,我们捐弃了无趣,又收获了乐趣的甜果。学习中文,对我来说真的是一种且学且乐的行路。
  当我在文学的海洋中偶遇曹子恒“短歌微吟不能长”的便娟婉约;阮嗣宗“是日鹑火中,日月正相望”的阮旨遥深;谢灵运“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的清新灵动;李太白“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的纵情洒脱,如此种种鲜明可爱的文人性格使得书卷可亲,精卫永不停歇的填充,夸父永不停步的追逐,祝英台化蝶,林黛玉葬花,如此种种亮丽可怜的人物形象使得书卷更加可爱。
  我们在自己的学习过程中触碰它的美好,也在学姐学长的传言中逐渐摸到中文专业的形状——“学中文啊……就是看看书,看看电影,快考试了疯狂背书吧。”“学中文,最重要的是情怀。”“每次老师说起这个典故,我都觉得自己不应该坐在这里——你在说什么?有这个东西?你们都在点头啊为什么我不知道?!”“学中文有一种特殊技巧:在博物馆看到“豆”的时候知道豆是什么。不知道就别说你学过中文啦!”
  学中文很苦很累,但是很开心很快乐。只要你是真的喜欢它,它是真的很迷人啊。于谦说:“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书卷多情,书卷的中文也多情,而我爱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