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校园原创

校园原创:

临池不辍 自得其乐

发布日期: 2017-05-30    作者: 傅清祥    阅读:

 我出生时祖父给我算过命,命里注定是要穿长衫,做先生的。故我幼时常蒙祖父训:“将来要当先生,现在就得好好读书写字”。于是约莫十岁,祖父就要我跟着二舅学写字。二舅毛笔字极佳,镇上唯二,很是受人尊敬,请他写字的人如过江之鲫,我实慕之,便听了这个“命”。
  初入墨门
二舅最初教我毛笔描红,先是中楷,后是大楷,直至握笔自如、运笔有法,才教我对临字帖。彼时他为我准备了一块一尺多见方的地砖和一册柳公权的楷书字帖,命我在地砖上以毛笔沾清水临习。地砖上字迹未干时,便可现出临习的效果,待到字迹干涸,复又再写,如此便省下了纸张墨条。
  如今回首学书之时,难以忘怀之激励有三:其一,小学四年级之时,师长在全班同学面前称赞我写字好看;其二,初中一年级某日中午之时,吃完午饭从学校食堂回到班上,突发表现欲,便用粉笔在三米多长、近一米宽的一整面黑板上一气呵成“泉中中学”四个硕大的空心字,引得在校用午膳的老师和同学都来围观,称赞声不绝于耳,一时轰动;其三,改革开放之后,校领导以我之书法作品为出访港澳台地区以及日本和东南亚兄弟院校时的礼品。此三次激励使我有了写好字的底气和信心,亦让我尝到写好字带来之荣誉。故此我深乐之。
  临池不辍
而在激励之后,我的临习愈发主动积极,时至今日亦未断绝。即使在我被派往美国访问两次,一年半的时间里也没有忘记带上笔墨纸砚,一有闲暇就写。
  我最早摹写的是二舅的指定课业——柳公权楷书字帖。后来便依自己的审美视角,凡认为好看的碑帖,我就设法来摹,不拘一体、不限一家。小篆摹写李斯;行书摹写二王、颜真卿、苏东坡;狂草摹写张旭、怀素;行草摹写孙过庭、傅山和何绍基;魏碑摹写张猛龙;隶书摹写曹全碑和张迁碑。近现代的书法大家,我偏爱于佑任的标准草书和毛泽东的诗词手迹,特别崇拜毛泽东。日常生活中,我每到一处,便是先看那里的字画,若有佳作,便当场徒手摹写默下来,待回到家中即记在资料本中。
  我能够长期临习不辍,一则是自身动力所致;二则是我从小学、中学、大学到留校任教、退休,都在学校里,人文环境熏陶之下,领导又都为我创造与书写为伴的条件。小学高年级时师长便让我抄写黑板报;中学时让我当黑板报、墙报出版组组长;大学时选我当系学生会宣传股股长,不仅办黑板报、墙报,还办电台;留校任教后,文革中被吸收到“三忠于”小组,刷大标语,抄最高指示,
画主席油画像,雕主席塑像,还办小报;文革后,当了校教职工业余书法协会的副会长;退休之后学校先后聘我担任校关工委委员、省老艺协福大分会副会长和校园文化建设顾问,书写的机会和场合更是纷至沓来。
  书中之乐
彼时初中快毕业填升学志愿表时美术老师劝我报美术专科深造书法,将来当个书法家;数学老师则劝我念普高考大学,将来当个数学家。我犹豫再三。我虽爱书法,却更爱数学。再念及饭碗一事,当时还未曾有书法这个职业,却有数学教师这个岗位可谋生。最后我便听了数学老师的话升高中、上大学,书法成了业余爱好。
  我深庆幸彼时之抉择。大学毕业后有自己钟爱的数学教学和科研作为稳定的职业,又有业余兴趣的书法陪伴,何其舒心!退休之后我参加了书法社团。先是省书协,而后相继参加省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的积善书画院、省老艺协、省老干部活动中心书画社、福州书心斋书画院、福友书画院和中国国风书画研究院福建分院等。究其原因,一方面是退休后空出的那么多时间,我全用于书法爱好,故而需丰富爱好的方式,如若只在家里练之写写,必会随时间流逝而生出单调乏味疲劳;另一方面,若继续关在家里当井底蛙,书法的技道不
可能长进,因此需要走出去找参照系、追寻更高的目标。其中,参加积善书画院还想为残疾人做点力所能及的善事,他们太需要健全人的关爱了。
  故而退休之后,我庆幸人生的感触更深,物质上衣食无忧,精神上又有书法可乐:每有亲朋好友、同学同事、学生晚辈求字,乐得他们来取字时的几声赞许;每年春节前到社区义写春联,看着面前求联的长队,乐得一份公益的欢欣;每当完成学校布置的一项书写任务,乐得回报母校的一次机会;每次到省残疾人基金会挥毫义卖,乐得一次行善积德的慰籍;每有企业家求字或邀请参加商业笔会,照收润笔费,乐得一笔不菲的创收。再而,因着我没有专业书家的名头,也没有专业书家挣钱的指标,我便可以毫无挂碍、专心书法创作。我理解之书法创作就是将汉字书写得尽量漂亮,前提是要具有书写性且书写的是汉字,最终追求的是舒心的美。循此,我做了些尝试,创作了一些作品,还将自己比较满意的作品收集起来,先后在企业家学生黄家香和福州大学党委宣传部的全力资助下,办了两次书法作品展,即2015年春在福州画院的傅清祥江山书法作品双人展和2015年秋在福州大学旗山校区及省老艺协展厅的傅清祥书法小品展;相应地还出了 《傅清祥江山书法作品集》 和 《傅清祥书法小品》 两本书。此皆从书法中寻找之乐。今已年近八十,想来又复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