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校园原创

校园原创:

我 在 你 的 七 月 , 不 曾 安 生

发布日期: 2017-06-14    作者: 王 晓 玲    阅读:

你曾许我白首不相离,在云水之涯,洗净铅华后只剩一笔唐突的留念。
  《七月与安生》,刚看到这个名字的第一眼,我只以为,七月是那个火辣辣的月份。可惜,看出了开头却猜不出结局。简单地说,这部电影是讲述两个女孩子之间相爱相杀故事。
  书上说,如果踩住一个人的影子,那个人就一辈子不会离开。偶尔,七月是安生的影子,偶尔,安生是七月的影子。故事的开头,总是弥漫着浓浓的童话色彩,长发披肩,干净无瑕疵的童真,暖而不刺激的阳光,踏过的小树林有暖风吹起长发。七月与安生相遇,是在十三岁那年,然而她们说好的一辈子却唐突地在零零散散后的十四年结束了。七月不是盛夏七月,是一捧经历春夏以后不敌秋风而落的叶,在看到结尾前,我还是执着地认为七月和安生是一开始就注定在彼此人生轨迹上逆行,我以为七月是那么的听话,像一潭静水,就像她自己所认为的,女孩子就是从一个家到另一个家,所以她为了家明送走安生,为了家明对安生大打出手。但结局是她离开家明,因为她不愿嫁给一个不够爱她的人,罗带同心未结成,江头潮已平。她也是如此的叛逆,所以她告诉安生“真正的聪明人不会让人觉得她是聪明的,我们都在装,只是你装得不像”。“我恨过你,我也只有你”。世人说,“防火防盗防闺蜜”,虽然我不知道它是否有它的科学依据,但是因为爱着家明,特别是面对安生一次次的“问候家明”,七月确确实实的厌恶安生,即使她们曾经都不管不顾得认为对方是自己不可或缺的另一半。无修饰的甜蜜只停留在勉强微笑的上一秒,送走家明后七月在楼道遇见落魄的安生,我猜不到也不敢认为安生的肩膀抵不过家明的一个怀抱,曾经的笑靥如花,两小无猜只在梦里繁花似锦。她们彼此恨过,咬牙切齿地恨过,但是每次重逢都是带着笑容,且不说是真是假,都足以温暖漫长别离的小情绪。不可否认,七月深爱着安生,她会思念漂泊的安生,只是一封封信纸没有去处。七月她知道,某一天她回头的时候,踩着自己影子的人一定就是那个已经过上幸福生活的安生。
  坦诚地说,我看不懂安生。曾经毅然决然地离开七月,是为了追逐所谓流浪的歌手,想逃离家明还是想闯出自己的世界。背叛,穷困潦倒,一个人的朝朝暮暮,她的叛逆换来的终究只剩下山河永寂。其实安生这一辈子的最大的孤独不在一个人看日落日出,而在于全世界除了她以外,没有人能够守护七月冰冷的墓碑。
  后来,安生成了守静的七月,有了一个她想要的家,只是这个家没有七月。七月成了流浪的安生,过上自由自在的生活,只是她世界没有安生。时间白驹过隙,急着追赶,却忘记捎带你一笔,繁华哀伤终成过往,安生的路途上,再无七月的苍老,从此山水不相逢。
  我有一纸思念,该寄往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