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校园原创

校园原创:

摆摊记

发布日期: 2020-09-01    作者: 王铭汪    阅读:

自从开放摆摊以来,小区外的街道每晚都成了夜市。结束一天工作的上班族、写完作业的学生党、闲来无事的大爷大妈们都成了这热闹场景的一部分,当起了摊主,前来体验一把“人生错位”之感。摆摊于他们而言,更像是一场自发的狂欢。
  当初是朋友小 A 怂恿我陪她摆摊的。某天,她传来一份文档,里面详细地分析了从采购到交易的各个环节。她骄傲地和我说着她的“宏伟蓝图”——即如何通过售卖批发的小饰品成功“扬名”整条街。她乐此不疲地计算进销差价,拍着胸脯对我说:“听我的,不亏!”
  我倒显得比较冷静,光是想着要卖些什么东西,我都想了好几天,最后我决定卖掉高中那些没写完习题的教辅书,小A却担心卖不动。我持着随缘的态度,毕竟这些吃灰尘的书早该处理掉了,拿去地摊卖和拿去收废品店卖,结果都差不多。
  摆摊那天,我们很早就去占了位置,小A说我们位置的优势在于对面正好有一家酒店,人流量大。我看到周围的空地上有人用白粉笔写了两个大字:“有人”,应该是晚上要来摆摊的人留下的。虽然夜市还没正式开市,我却已经感觉到了附近“攻城掠地”的气氛。
  我们搬来了简易桌子和椅子,桌子铺上方格布,小A细心地将小饰品按颜色深浅排列整齐,她说,整齐亮眼的摊位更吸引人。于是我按照她的说,将教辅书按规格从小到大排列好,再在A4纸上写下“高中教辅书”五个大字。我和小A说我不打算叫卖,她教训道:“你要大声地叫喊才会有人注意到啊!等会儿你看我怎么做!”在随后的时间里,我亲眼见识到了小A的“叫卖才能”,她热情的样子让我想起了学校门口早点摊的阿姨们,只要你的目光稍稍停留在她们身上,她们便一个劲儿地冲你招呼直到你走远。“每一个路人都是潜在的顾客。”小A看着我的眼睛极认真地说。
  到了晚上七八点钟,华灯初上,人潮渐渐涌入,原先空荡荡的街道早已被摊位占得水泄不通,中间留出来的道路仅供四人并行,交通变得拥挤起来。那些骑摩托车的人被驻足逛夜市的人群围困住,就好像潜水员误闯入沙丁鱼群。周围是如此喧闹杂乱,形形色色的人,走走停停。人们闲逛,用着缓慢的步子,将小城的人间烟火看遍。而人群往往不确定方向,只是不断地往前涌动,有人走近身旁的摊位瞧上几眼,或者直接离去。这是个寻常的夜晚,我们萍水相逢,因为一个夜市产生交集,交互了人生的一小部分。
  我们摊位的对面是一位卖玩具的大叔,他戴着夜光米老鼠发箍,坐在地上眉头紧锁地刷手机。我和小A都觉得这场景很滑稽,但看到他摊位生意冷清,又不免心生同情。大叔失落地坐在一堆玩具中间,似乎有一种年龄带来的违和感。玩具允诺会带给孩童欢乐,但没有允诺会带给大叔财运。我忽然意识到,摆摊不仅仅是一场体验错位的游戏,有些人背负着养家糊口的压力,抱着期待而来,却落空而归。收入支出被如实地记在账本上,没有人不在意盈亏。
  小 A 去前面的摊位买了两杯仙草冻,我们边吃边聊天,时间好像一下子回到了高中某个闲散的下午,我和小A坐在操场的栏杆上,嘴里嚼着零食,目光拉到遥远的天边,我们的话题也扯到遥远的将来,“那时候谁能想到我们现在在这里摆摊呢?”小A笑道,年少轻飘的梦想还没来得及见到大风大浪,就先不知所踪了。那时候的我们总想着用某种直线型的思维解决问题,但忘了生活还有许多正如此刻的曲折和失常。“可以啊小A,没想到你第一次来就这么会做生意。”我发出这句感叹的时候,小A已经卖出了好几副耳环,她行云流水般地解答顾客抛来的各种问题,诸如耳环材质、是否会过敏、能优惠多少等等,在陌生人面前,她表现得就像每一位顾客的贴心闺蜜,让初次相识的人能无比信任她。记得当年,小A说她的梦想是踩着5厘米的高跟鞋走在北上广某个写字楼的大厅里。我现在在想,小A或许也可以在这个风口上,成为一个优秀的带货主播,靠着她的天赋和努力,赚得盆丰钵满。
  我的教辅书只有几个穿校服的高中生前来翻看,但他们并没有多大的兴趣,留下一句“这里还有人在卖书啊”便走了。有位男生嫌我的书过时了,“这些题目看上去都好老了,我们老师说要做新题。”我无言以对。再翻看教辅书,我惊觉好多题目都已变得陌生。我学过的三角函数,背过的64篇古诗文已渐渐从我的生活中退出了,即便它们曾经占据我大部分的生活,让我在每次考试前紧张失眠。我检讨起时间都浪费在哪儿了,疫情期间宅在家里,闲适的日子让拖延习惯越来越严重,“谁能想到我现在是这个样子呢?”我对小A苦笑道。
  夜色渐晚,人群渐渐散去,摊主们也各自收摊,只有远处西瓜摊的摊主还在四处张望,等待着最后一波顾客,一旁的喇叭循环播放着“来来来,看一看,‘灰’常甜的西瓜!”我和小A准备回家了,她已迫不及待想回家算账,而我装书的背包和来时保持着同样的重量。临走前,我们付了五块钱,和隔壁摊位的两只猫玩耍。摊主是附近宠物店的老板,来夜市给宠物店做广告。小A给一只猫咪拍照,我把手放在猫咪的脑袋上,猫咪仰起脖子看了我一眼,又闭上了眼睛。猫咪也困了。(作者:王铭汪 石油化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