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校园原创

校园原创:

研途有您 何其有幸

——致詹志华老师的一封信

发布日期: 2020-12-31    作者: 姚潘美    阅读:

亲爱的詹老师:
  您好!一直以来就很想提笔给您写一封信,终于下笔了却千头万绪不知从何处说起。时间总在忙忙碌碌之际悄然流逝,转眼我已经是一名研二的学生了。回望这短暂而又充实的一年半的读研时光,最庆幸的也最感谢的就是能够成为您的学生。
  与您的初识应该从一封调剂申请邮件说起,那时候一志愿落败的我茫然无措,像只无头苍蝇盲目地给几所学校发去了调剂咨询邮件。您是其中最早回复我的,并在回信中鼓励我可以勇敢一试。那时候,我毅然填报了福州大学的调剂申请。很幸运,最终我成为了福大马院 19 级马原专业的一名学生。从此,便与您结下了不解之缘。
  第一次见您是在导师见面会上,说来倒怪,您的身上竟然没有一丝令人畏惧的严肃高冷,反而多了几分学者少有的侠义豪放之气。那时的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随着后来的进一步接触,才发觉您果真是一位乐天派选手,每一天朝气蓬勃如朝阳,不管是讲座还是上课,您总能以轻松的授课方式和标志性的爽朗笑声成功带动课堂氛围,成功在同学们中收获一众小粉丝。不管是对学生还是对待学院里的每一位老师,您都如三月春风,让人觉得温暖且随和。
  作为导师,您亦师亦友、细心负责。刚刚入校之际,您就耐心地询问师门中的每个同学,是否适应新环境,住得可还习惯,吃得可还习惯。那一刻,仿佛您只是一个为出门在外的孩儿日夜担忧的长辈。您很细心地在与我们闲聊之中,默默记下我们的家庭情况,并时常关心我们的生活学习情况,我身处其中实实在在地感受到难得的归属感。令我记忆犹新的是,有一次聚会上,您向一位老师逐一介绍我们时竟然能够准确地说出大家的家乡,那位老师听后一脸诧异啧啧称赞道:“导师能做到如此实属不易。”身为学院副院长,您不仅积极倡导导师身为学生第一负责人应该认真负责更身体力行,以身作则。在师门研讨会上,您几次长吁感叹,深觉因工作繁忙而忽略了对我们的关心和指导,心感惭愧。实则您已然做得很好了。并不是科班出身的我,相较于其他同学而言对许多原理知识仍然掌握得不到位。您似乎一早就看出了我的焦虑和迷茫,还向我推荐了几本专业书,告诉我:“不用着急,研一时可以先多看看书,弥补一下自己在原理知识上的不足。之后再一步一个脚印多进行练笔。”这一番话着实令我安心了不少。
  与其他导师有所不同,教学行政双肩挑的您日常工作更为繁琐。尽管如此,您仍是如挤海绵般争分夺秒地合理利用时间,在闲暇之余坚持阅读、写作、指导学生。我时常在清晨五六点或者深夜一两点的时候,收到您给我发来的论文修改意见。
  疫情期间,由于无法到校,与您互相交换论文稿子的频率更是高达一天六七稿。有一次,我问您:“老师,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有休息呢?”您说:“没有办法呀!手头上的事情才刚刚忙完,只剩这会儿有时间给你们改改论文。而且只有晚上这个时间比较安静,适合思考写作。”在学术上,您严谨求实,并且也如此要求我们。“作为马克思主义学院的研究生,应该认真研读原著并且多多阅读大家文章,多练笔多修改,多与老师交流。”每次您反馈回来的论文修改意见总是细致到标点符号、遣词造句。对于学术论文写作新手的我们,您也从不挖苦我们,反而时常鼓励并深入与我们交流论文的框架、思路等。与此同时,您也不定期在群里询问我们近期写作的情况如何,我们私下里常打趣您就是一位鸡汤大师。

明代唐甄说过:“学贵得师,亦贵得友。”在我的心里,您不仅是一位博闻强识的学者,也是一位无私奉献,和蔼可亲的师者、朋友,更是一位才华横溢、虚怀若谷的智者。您严谨求实的治学态度,与人为善的处世之道以及乐观包容的生活态度都深刻得影响着我,这一切都将让我受用终生。研途有您,何其有幸!借此机会,真诚地跟您说一声:老师,谢谢您!您辛苦了!

                          

                          您的学生:姚潘美2020年11月28日写于福州大学



作者:姚潘美 (马克思主义学院)

原文见《福州大学报》第795期第4版(2020年12月30日编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