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福大要闻

福大要闻:

学术的问题教授说了算——福大物信学院教授委员会试点工作走上轨道

发布日期: 2011-04-18    作者: 本站编辑    阅读:

“跟以前相比,教授委员会最大的特点是行政权力的淡化。现在学术色彩更浓,学术上的事情由教授委员会决定,行政没有干预。”物信学院教授委员会主任郑仕标教授如是说。

 

      近年来,福州大学大力推行校院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改革。在此背景下,物理与信息工程学院较早地组建了教授委员会,“先行先试”行政与学术分离的“去行政化”改革,以期构建良性的学术生态,建立以学术本位、教授治学,民主管理为特征的现代大学制度。教授委员会副主任苏凯雄教授表示,物信学院教授委员会大半年来做得比较顺,“已走上轨道”。

 

无记名投票民选教授委员会

主任没有行政职务

 

20107月,物信学院36名高级职称教师齐聚一堂,通过无记名投票的方式选出了学院第一届教授委员会。委员会共有9名成员,涵盖学院六个系、2个实验中心、6个科研平台。然后,再由9名入选委员无记名投票选出主任和副主任,“长江学者”郑仕标教授当选为教授委员会主任,而他并没有在学院里担任任何行政职务。院长、分管教学与科研的两位副院长也进入了教授委员会,他们同时也都是学科带头人,担任行政职务的成员只占教授委员会总人数的三分之一。

 

物信学院院长、苏凯雄教授担任教授委员会副主任,他表示,“行政负责人不担任主任,这样更有利于实现学术权力与行政权力的分离。” 他还介绍说,教授们对于教授委员会工作的参与非常积极,“工作相当投入,尽职尽责”。

 

教授委员会主导学院学术事务

 

教授委员会成立后,对物信学院很多方面的工作尤其是学术事务起到了重要的决策作用,诸如学科建设、人才引进、岗位聘任、各级各类科研基金和项目的预审等,都属于教授委员会的职责范围。例如,近年来,广大教师申报科研项目的积极性空前高涨,但由于申报项目数量指标的限制,往往需要从大量的申报书中筛选出最优秀的向上递交,这一筛选工作就全权交给教授委员会来决定。

 

据介绍,教授委员会每次开会决策,必须要有三分之二以上人员出席,三分之二以上表决通过方能生效。苏凯雄副主任举例子说,“比如要引进一位闽江学者,是不是破格提教授,这需要教授委员会作出决策。”从去年至今,教授委员会根据学院学科建设需要,通过对候选人员学历、经历、学术成果、工作成就和引进后的工作思路等各方面情况的综合评价,并以交流面谈、学术报告等形式进一步考察,提出并特聘了两位信息通信领域的加拿大国外教授和两位创意设计领域的台湾教授。今年拟再聘任一位物理学领域的美国教授,目前已提交到人事处。郑仕标教授说:“行政负责日常管理,学术回归学术事务,比如在引进人才方面,教授委员会对学术水平进行认定,而党政联席会议从思想道德方面对教师进行把关。”

 

此外,对于各类优秀教师评选、人才支持计划等,人选的确定也都由教授委员会表决通过。最近,学院教授委员会表决推荐夏岩老师为2011年“福建省高等学校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人选候选人。“对学术水平高的老师给予支持。”郑仕标教授表示,“这样人才的引进与选拔都更公平,也有利于年轻人才的脱颖而出。”

 

在最近学院《中长期规划纲要》和《“十二五”规划纲要》的制定过程中,教授委员会承担了重要的咨询和决策职能。“学院各单位提出规划,汇总到学院,学院经过整理再提交给教授委员会审议。”苏凯雄副主任介绍说,“根据教授委员会的意见做进一步的调整修改,修改后再给教授委员会审阅,这样就最大限度地发挥了教授们的决策和咨询作用。”

 

行政权力与学术权力分离

这是发展趋势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中提出“推进政校分开、管办分离”,“逐步取消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高校“去行政化”改革呼声阵阵。《福州大学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和《福州大学“十二五”发展规划纲要》中也提出,推行现代大学制度试点改革,逐步建立“党委领导、校长负责、教授治学、民主管理”的现代大学治理结构,成立学院教授委员会,探索教授治学的有效途径。物信学院教授委员的组建正是对这种改革的呼应,以求打破“行政主导一切”的格局,发挥教授在教学、学术研究和校院两级管理中的作用。

 

学术权力和行政权力从不同的角度对学院工作都有贡献,但又有各自的权力边界。苏凯雄副主任认为,“行政重在做服务,不是做决策。行政的职能类似后勤部长,帮老师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与行政决策相比,教授委员会在学术事务上的决策更为客观公正。”从学院管理体制上讲,这也跟国际接轨的做法。“我们也需要转变观念。未来,院长的人选同样也应当以管理水平、而不是以学术水平为第一衡量标准。”

 

      对于教授委员会制度的试点工作,苏教授认为这“很有意义”、“很有必要”,也“非常非常赞成”,并对改革的前景充满期待。“作为院长,我真的是非常提倡行政权力和学术权力分离,行政应服务于学术。这是发展趋势,越早做越好。从学校层面上大力度做的话,推进是没有问题的,大家的观念也能改变。我相信这种试点可以成功。”

(黄二宁)